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徐悲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徐悲鸿与贝聿铭 以各自的方式实现灵魂的交会

2007-06-15 14:32:52 来源:《文汇报》作者:潘真
A-A+

  作家把自己的书比作女儿,私下欢喜着。可遇上贝聿铭,未免就小巫见大巫了,人家贝老唤作“最亲爱的小女儿”的,可是一幢博物馆哪!

  在世界各地设计了很多知名博物馆建筑的贝聿铭,到底还是被昆曲、评弹勾起了思乡之情,决定将“封笔之作”留在家乡苏州。当他八五高龄签署苏州博物馆新馆设计协议时,多少人心生“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疑惑。四年后,大师以作品释疑解惑——紧邻拙政园、狮子林等苏州古城的文化精华,悄然现出一座“不高不大不突出”、“中而新,苏而新”的中国建筑,熨贴得仿佛土生土长。

  先前在一本铜版纸精印的美术杂志上见识过这新馆,竟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盖因太多的图片过于集中地展示馆内所有中国元素之故。待身临其境,一路移步换景,神清气爽之际,我忽然想到:凡人的创造力,才与年龄成反比;而艺术大师,就是那些忘我地不断迎接人生新挑战的人。

  最欣赏新馆的屋顶设计。它突破了中国传统的“大屋顶”束缚,新创意的灵感又源于姑苏传统的坡顶景观——飞檐翘角与细致入微的建筑细部,只是木梁、木椽被现代的玻璃屋顶和开放式钢结构所取代,金属遮阳片和怀旧的木作构架过滤着太阳光线,使其不至于突兀。我想起中国画家们常常念叨的一个词:天光。苏博的“贝氏天光”,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幻,在地面上、墙面上即兴涂抹写意的影子……

  很喜欢新馆的庭院。小桥、流水、粉墙黛瓦,盈盈一水的对面,那幅米芾水墨画意境,竟是以石材演绎的!四周高低错落的建筑群,细细看来,其实早已契入了花岗岩、石片等新素材,但与古城的肌理又是那么的水乳交融。通往展厅的甬道光线青幽,走着走着,就会有六边形的窗子把庭院里的一棵树或一片树林透进来;展厅里供小歇的皮凳子,也衬在庭院明亮的背景里,逆光的人坐成了剪影。借景,使中国庭院的魅力延伸到了庭院之外。

  曲径通幽处,忽遇茅屋一间,却是“墨戏堂宋斋”——宋朝江南文人的书斋。有微微的风掠过,那灯,那几案,那瓷器,那手卷,那赏石,那万年青,那山水画……那种种细节,简直让面前的风飘出宋朝的清雅来。

  清雅的细节,大约正是贝大师孜孜以求的吧。一起去的同行提醒我注意新馆的阶梯,“两头像明式桌子那样,微微上翘呢!”我于是折回去重温某展厅的序,说当时与徐霞客并称为“双子星座”的人文地理学家、浙人王士性,以遍游全国的阅历评道:“……苏人以为雅者,则四方随而雅之,俗者,则随而俗之。”狮子林望族出身的贝聿铭,成为苏人之雅的代言人,亦在情理之中。

  苏州之行的一个意外收获是,看了《悲鸿南归——徐悲鸿绘画经典作品苏州特展》。更意外的是,见到徐氏遗孀廖静文。廖女士垂垂老矣,然言及五十四年前故世的悲鸿,仍大动感情:“悲鸿生前想回苏州看看,一直没能如愿。这次我把他最好的作品带来了。我给这次展出取了个感情色彩很浓的名字——悲鸿南归。他回来了!”

  1929年,应挚友、著名油画家颜文樑之邀,悲鸿曾到苏州美专讲学。那是他学成归国后最困难的时期。在苏州,与文樑先生朝夕切磋,激发了新的灵感。次年,他就创作出成名之作《田横五百士》。这次在苏博展出的48幅作品中,“田横”之外,还有当时为美专的门房画的一幅素描肖像,以及国宝级的《愚公移山》《灵鹫》《东京会师》等。

  徐悲鸿与贝聿铭,两位国际艺术大师,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灵魂的交会。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徐悲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