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徐悲鸿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中西融合的世纪大师-徐悲鸿林风眠

2007-06-14 08:28:33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
A-A+

  上世纪,中西融合是中国现代美术贯穿始终的潮流。在几代人付毕生之努力中,徐悲鸿、林风眠二人一显一隐地以之创作和教学,推进中国美术走出古典传统。将两位大师的水墨与油画组为专辑,是本场的特别设计,以呈现二人中西融合的多元努力和成就。

  中国传统绘画宋元之末,博大精深,臻于完满,此后不乏独出手眼的天才,而耸为奇峰者,仅董其昌、未耷二三人。二十世纪,传统绘画的活力萎缩和流失,濒近末途。与联袂结社的京沪国画家相比,留欧归来的徐悲鸿、林风眠对于国粹之古典绘画的存续,指明一条路:中西融合。

  徐悲鸿赴法之前,所著《中国画改良论》提出:“西方绘画可采入者融之”,归国之后,通过画展及教学,对中西融合进行广泛的誉论工作。与同留法的艺术不同,徐悲鸿的精神深层的根基是传统的,因此,一方面倡导西方写实主义,另一方面在创作中表现一种古代文人的气质,即回避现实地“寄托高深”。

  徐悲鸿的国画题材大多是动物、花鸟和古代人物,喻寓兴寄,如“飞扬跋扈为谁雄”的《鹰》、“哀鸣思战斗,迥立向苍苍”的《马》、“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牛与牧童》。以传说历史人物为题材的油画《愚公移山》、《田横五百士》、《奚我后》,与传统国画一脉相通地有感时事,借古喻今。

  徐悲鸿内心蕴藏有一种憧憬天神和豪侠的浪漫。《希腊女》和《老人》是留法时期的写实油画的稀见之作,回国之后,徐的绘画精神重归传统,中西融合的探索,始终以“润”为基石,确定反模拟和西方美术造型法则的创作原则,以“神形兼妙”替代文人画的“离形得似”。《人物动物十开册页》是徐悲鸿国画创作的长擅题材,经典、不露痕迹地将传统写意,提升至一个神形兼备的超历史境地。

  徐悲鸿通过反模拟的“惟妙惟肖”,寄托高深地使绘画本身充实着时代的精神,使之象征明确地成为永可纪念的史证,现实也因之融合中西的作品,给未来留下永生的迹象。

  林风眠是中国现代美术和现代美术教育的元老级奠基人,从上世纪三十年代末,超越政治地探索艺术的恒定价值。作为美术教育和美术运动的艺术家,林风眠的声名和社会地位,曾在徐悲鸿之上,辞去国立艺专校长之后,这位感情内敛的天才,像摩西劈开红海一般,在中西绘画的绝缘地带,辟出一条走向现代的道路。

  融合中西的透点,林风眠并未选择古典写实主义,不露痕迹地融通后印象、野兽派和立体主义,从未着眼文人画传统,更多地是重视心灵和视觉。在独特的方形构图中,绘画逆风飞掠苇塘的秋鹜,孤栖枯枝的寒鸦,蒙胧幽色间起舞的白鹤,静谧盛放的荷花,娇俏的仕女及光影流转的静物,不拘表层真实地创造出令人心醉的意境,使之绘画精神比古典写实更接近传统文人画的气格。

  林风眠的绘画,是横于中西之高崖的独木桥。画家个人自由地双向往返,身侧及身后之人则无能行越。在长达三十年间,遭遇美术界的冷落的林风眠,深居简出,守住寂寞和孤独,在动荡、黑暗的时代,创作宁静、明艳的画。林风眠的绘画,极端否定文人画的摹古,又最大限度地表现文人画的气韵。在重庆弹子石的一间小茅屋里,日画百幅,与其说探索中西融合,不如说像一位明末的扬州厨师,不同地域的传统、流派和风格,均是调理味道的料,信手拈来,努力由多元归于单纯,在单纯之中寻求饱满。

  与徐悲鸿的以西润中不同,林风眠顽强地拒绝政治,回避非世术观念和态度,对于中西绘画的原料、技巧、方法和构图,纯以科学的方法进行绝对的改进,完整地创造一个新画体。林风眠的绘画在融合中国韵律与西方形质、水墨趣味与油彩力量之中,平衡了古典与现代。

  林风眠将现代中国美术的变革,从单一的写实引向四面八方。传统国画的创新在其身后,作为独特画种和样式,特征越趋模糊与泯失。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徐悲鸿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